8月11日,逃離辛賈爾地區的伊拉克難民朝敘利亞邊境走去。聯合國難民署12日在日內瓦表示,隨著伊拉克安全局勢惡化,該國西北部地區居民流離失所問題加劇。(圖片來源:新華社/路透社)
  中國日報網8月19日電(遠達)英國《金融時報》19日發表倫敦國王學院國王政策研究所訪問教授、主席尼克·巴特勒的文章稱,西方正為如何阻止伊拉克解體而頭痛,中東亂局將對能源安全產生深遠影響,而中國也勢必面臨艱難選擇。
  中國對原油及原油產品的進口依賴目前達到每日800萬桶的水平,而且還在逐步增加。據國際能源機構(IEA)最新估計,到2030年,中國日進口原油數量可能在1100萬桶以上。這還是建立在中國經濟溫和增長、提高能效併在某些行業用其他能源替代石油的樂觀假設基礎之上。如果中國不能提高本國石油產量,進口量還可能更高。
  世界上唯一有可能提供此類產量增加的國家是伊拉克。根據伊拉克政府發佈的數據,中國是該國石油行業最大的外國投資者。隨著美國石油消費和進口需求下降,能源安全已成為中國人非常關心的問題。
  時機至關重要。石油不會立即短缺,這就是過去一個月布倫特原油持續下跌至每桶103美元的原因。許多公司預計油價將在數周內跌至每桶100美元之下。價格不確定性加大了推遲新資本投資以提高短期回報的壓力。大多數石油巨頭和許多獨立石油公司今年都在削減資本支出。
  
  6月19日,獲釋工人在伊拉克基爾庫克市一家餐廳外整理行李。一名土耳其外交官6月19日在安卡拉宣佈,44名遭綁架的外籍工人當天在伊拉克北部獲釋,其中包括4名土耳其工人。6月17日,一伙極端組織“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蘭國”的武裝分子綁架了正在基爾庫克附近施工修建醫院的約60名外籍工人,其中包括15名土耳其工人。 新華社發(迪娜·阿薩德攝)
  中東地區和北非似乎進入了一個持續內部衝突的時期,它們看起來不是什麼投資好去處。大多數石油高管也許說不出遜尼派和什葉派兩個教派的區別,但他們看得出安全風險,在阿爾及利亞因阿邁納斯天然氣加工廠遇襲後,他們知道石油和天然氣裝置以及他們的員工是很容易被卷入國內衝突的。
  中國人的問題在於,距2030年只有15年了——在這個時間範圍內,油田開發應該進入設計和規劃階段了。如果伊拉克的大規模開發項目被延遲,他們將面臨一些艱難的選擇。
  第一個選項是嚴格控制汽車數量和使用來降低需求。不過此類限制會打破圍繞個人經濟自由和生活水平不斷上升的微妙平衡,這種平衡曾讓中國政府在沒有遭遇任何重大政治挑戰的情況下保持了30年的增長。回歸配給文化可能非常危險。
  第二個選項是依靠開放的國際市場滿足供應。中國當然買得起石油,但到2025年,這方面的選擇可能變得有限。屆時包括部分歐佩克成員國在內的許多石油出口國的出口能力將嚴重受限。從的黎波里到德黑蘭,太多確實有能力加大供應的國家的局勢日益混亂。委內瑞拉也有可能加大供應,中國已經在那裡建立了密切的關係,但該國石油行業依然受到查韋斯出台的政策的掣肘。所有這些看起來都不像是靠譜的押註。
  同樣也很難想象,中國希望變得越來越依賴俄羅斯。中國可能加大對天然氣的依賴,由此擴大選擇範圍,包括從中亞進口能源。但這將需要從現在開始開發更多遠程輸氣管道,而且關鍵是開發新一代以天然氣為動力的汽車。中國人正在試驗開發包括電動汽車在內的各種汽車技術,但設想的規模仍然非常小。
  第三個選項很難說更容易下咽。那就是中國認識到,自己作為一個貿易國家,在貿易伙伴(尤其是關鍵原材料供應國)的穩定方面有著直接利害關係。如果,就像看上去的那樣,美國繼續抵制讓美國軍人重返中東的想法,中國人可能發現自己被迫成為對他們至關重要的政權的穩定擔保人。
  (編輯:周鳳梅)  (原標題:英媒:伊拉克亂局危及能源安全 中國面臨艱難石油選擇 - 中文國際 - 中國日報網)
創作者介紹

旅行社

hiukqllecbkwf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